首頁 > 今日阿拉善 > 自然景觀

                                          弱水河與胡楊

                                              何謂“弱水”,郭璞就《山海經•大荒西經》中“昆侖之丘其下有弱水之淵環之”注日:“其水不勝鴻毛。”有傳說,因河道淺寬,水流小而湍急,多旋渦,難行舟,故稱其為“弱水”!兜赜洝肥觯“弱水西流人合黎山腹,余波人于流沙,通于南海。”所謂“流沙”,指張掖到居延海地區的沙漠、戈壁。弱水,溯其上源統稱黑河水系,主流有二,東源、西源皆由甘肅西部河西走廊南端的祁連山積雪消融而成,東、西源匯合后,經天侖鄉沙門子村進入內蒙古阿拉善盟額濟納旗境內,稱額濟納河,即古之弱水河。像一棵藍色的大樹,黑河水系在河西走廊和阿拉善高原西部的大地上伸展著。從雪蓋冰封的祁連山到天下稱富的“金張掖”,從勝景驕人的酒泉到孤懸北漠的額濟納,這棵大樹“結”出了2000多年的農業文明和數不勝數的神奇傳說。    
                                              額濟納河是條神奇的河。古來中華大地江河遍布,萬溪浸潤,或流東海,或匯南洋。然而獨有此河,攜雪裹沙,千折百回,迎著長河落日的余輝,帶著大漠孤煙的塵埃,流向北方,流向蒙古高原。額濟納河是條通靈的河。她源自祁連南麓,卻有如神喚,撕開祁連、合黎的攔堵,沖破大漠、流沙的圍困,義無反顧,馳人居延綠洲,只為那荒漠中的無數生靈。額濟納河流域史稱其地田疇沃衍,氣候溫暖,泉甘土肥,易牧易獵。因其草深樹茂,亦有“空中牧場”之美譽。史料記載了不少描寫額濟納綠洲神奇色彩的文章。明代岳正的《黑河古渡》讓人們領略了那世外桃源般的恬靜與旖旎:“城南古渡最清幽,通透居延自古流。采藥解鮮逢織女,乘槎曾聽會牽牛。灘頭磯文攀罾網,崖畔漁翁罷釣鉤。過客停鞭吟未已,不知世上幾千秋。” 
                                              瑞典探險家斯文•赫定對額濟納河的描寫更讓額濟納河染上了神奇的色彩。那是1927年9月28日,瑞典探險家斯文•赫定的駝隊一腳踏進了“河心的最深處大約有1米,河寬為212步”的額濟納河。在《亞洲腹地探險八年》一書中,斯文.赫定寫到此處,一改其平實記錄的語言風格,為額濟納河大唱贊歌:10月17、18兩日,斯文.赫定和他的助手乘船沿東大河向東居延海進發。“岸兩邊偉岸的白楊樹林密密層層,時不時,兩岸樹梢的枝條搭接起來,在河的上方形成一道拱門,我們仿佛滑人了一條頂上鑲嵌著金色馬賽克磚的隧道……我倆想遍了瑞典和丹麥語中所有最富有表現力的詞語來形容眼前的勝景。”“無風的夏夜涼爽宜人,景色讓人迷醉,我的心戀于這夜色美景中。忽而,河岸葦叢里野鴨野鵝沖向空中。野雞躲藏在檉柳叢后面的窩里,偷偷地窺視著我們。一只禿鷲在河面上盤旋……眼前有時還閃過吃草的牛群、馬群和駱駝群。”10月22日,斯文•赫定橫穿東居延海。“但見成群的水鳥、鴛鴦、灰鷗、天鵝及紅嘴的小鳥在水上翩翩翱翔、嬉戲。”“岸邊有數不清的狼腳印,有的看上去還相當新鮮,看來狼剛剛到這喝過水。”70年前,斯文•赫定所記載的“童話般的”、“田園詩般的”額濟納河景色讓人們充滿了無限的遐思的確如此,額濟納綠洲在歷史上是水草豐美、自然資源豐富的地區,以胡楊、檉柳、梭梭林為主體的、總面積為530萬畝的額濟納綠洲,是阿拉善盟乃至西北、華北的第一道生態屏障。然而,五、六十年代,東、西居延海干涸,胡楊林遞減,沙塵暴頻繁暴發。世代生活在阿拉善境內的野生動物大部分銷聲匿跡,昔日“棒打黃羊瓢舀魚,野雞落在家院里”的生動景象已成為人們美好的回憶。 
                                              額濟納綠洲,又稱居延綠洲。這里的胡楊林是當今世界上僅存的三大原始胡楊林之一。胡楊樹挺拔高大,蒼勁古樸,素有“生而不死一千年,死而不倒一千年,倒而不朽一千年”之美譽,被視為植物的活化石,系國家二級保護樹種。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国产精品久久久久久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