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今日阿拉善 > 托起"神州"的熱土

                                          飛天第一港-酒泉發射中心

                                              酒泉衛星發射中心是我國組建最早、規模最大的火箭、衛星、載人飛船發射基地,是炎黃子孫走向太空的第一港,是亞洲一流、世界十大航天發射場之一。江澤民同志稱它為“航天事業的發祥地,是向世界展示我國經濟實力,國防實力和民族凝聚力的窗口”。它與西昌衛星發射中心、太原衛星發射中心形成了中國火箭騰飛之地的新格局。該中心擁有完整的衛星、火箭測試發射系統、高精密度的跟蹤測量設備,先進的控制、指揮、計算系統和配套的保障設施,承擔著衛星、飛船和火箭的測試、發射、殘骸回收以及航天員應急救生等任務。
                                            
                                          酒泉衛星發射中心地處巴丹吉林沙漠邊緣,這里荒無人煙,氣候惡劣。當地流傳著“天上無飛鳥,地上不長草,長年不下雨,風吹石頭跑”的民謠,在這樣的地方建設航天城,難度是可想而知的。1958年,志愿軍二十兵團秘密撤離朝鮮回國,征塵未洗,戎裝未解,便會同各方面的工程技術人員悄然開進這荒漠戈壁,投入到緊張的籌建工作中。從此,在額濟納這塊土地上開創了前所未有的偉大事業;氐慕ㄔO者懷著為祖國爭光,為民族爭氣的愛國圖強之心,以場為家,以苦為榮,團結協作,戰嚴寒,斗酷暑,頂風沙,在極其艱苦的條件下奇跡般地僅用兩年零四個月的時間,完成蘇聯專家斷言沒有15年完不了的浩大的尖端工程,建成了我國第一個導彈試驗綜合靶場。在紅軍長征途中率領十七勇士強渡
                                            
                                          大渡河的紅一軍先遣團一營營長、志愿軍二十兵團副司令員孫繼先中將任司令員,原空軍第三軍政委栗在山任政委。1960910,在蘇聯專家撤走的第17天,終于在這里首次用國產燃料成功發射了一枚蘇制近程彈道導彈。
                                            
                                            當初,基地與北京三總部的有線電話長途通信的代號為“東風”,所以基地一直沿用了“東風基地”這一名稱。1992811,江澤民總書記在視察基地時欣然題寫了“東風航天城”五個大字。
                                            
                                          長期以來,基地的官兵們發揚熱愛祖國、無私奉獻,自力更生、艱苦奮斗,大力協同、勇于攀登”的“兩彈一星”精神,書寫出了我國航天事業的輝煌篇章。幾代航天人青絲變白發,一茬茬官兵汗灑大漠,他們用自己的心血和汗水鑄起了中國航天事業的一座座豐碑。不少同志祖孫三代扎根戈壁灘,“獻了青春獻子孫”,有的同志“死在戈壁灘,埋在青山頭”,為航天事業獻出了一切。
                                            
                                          在東風航天城的東北角,有鐫刻著聶榮臻元帥“東風革命烈士紀念碑”手筆的東風烈士陵園,那是官兵們心目中的“圣地”。這里長眠著我國國防事業和航天事業600余名英杰。陵園里整齊排列的一座座墓碑,酷似嚴陣以待的軍列,威嚴肅穆,記載著一個個悲壯的故事。聶榮臻元帥為航天事業嘔心瀝血、無私奉獻,他割舍不下凝聚著他心血和精力的航天事業,生前留下遺言,死后將部分骨灰安放在這里。1992年5月14日,聶榮臻元帥與世長辭,5月28日,他回到了長眠在戈壁灘上的戰友們中間。那一天,久旱不雨的戈壁灘下起了綿綿細雨,天公通人情,竟如此深情地迎接了這位共和國的功臣。此后,孫繼先、李福澤、徐明、石榮屺、張超義等將領都魂歸基地,永久安息在這塊他們曾經戰斗過的地方。在他們的周圍,還安葬有軍、師、團、營、連的官兵。加注手王來,在戰友處理火箭加注燃料身上突然著火時,奮不顧身地從十多米處沖過來為戰友滅火,戰友身上的火被撲滅了,但他卻被燒成一團火球,當戰友們過來搶救他時,他大喊著“別過來”便向戈壁灘跑去,他光榮犧牲,年僅21歲。陵園里有“九人墓”,他們是英雄的集體,是在從起火的車輛上搶救物資時光榮犧牲的。這里還有“夫妻墓”,他們在一次事故中雙雙身亡,留在老家一直找不到父母的孩子們幾經周折,在他們離開人世幾十年之后才得知父母的音訊,來到陵園祭拜他們。這些英烈中有500余名的平均年齡只有24歲。有些墓碑上連名字都沒有,只鐫刻著他們犧牲的年月,但在共和國的航天史上他們是永垂史冊的英雄!1987年陳士榘上將在回憶起當年的建設情景時作詩抒懷:“戰士壯懷凌云志,熱血灑盡戈壁灘;黧@雷震寰宇,東風常度玉門關。”謳歌了航天人無私奉獻的忘我精神。
                                          在東風烈士陵園里,有一座墓引人注目,墓的主人生前是駐額濟納旗的邊防某團副團長納爾圖,他25年戰斗在500多公里的邊防線上,1999年6月,終因勞累過度倒在了邊境線上。他在彌留之際對女兒烏蘭吉說:“我留給八百里邊防線唯一的遺產就是你,希望你能繼承爸爸的遺愿,走完我沒走完的路……”他把殷殷的父愛與拳拳報國之心都融注在了邊防事業中。為了緬懷他對邊防事業的貢獻,基地特許讓他長眠在航天英靈們中間。后來,他女兒不負父親的重望,大學畢業后毅然回到額濟納,回到他父親戰斗過的地方,當了一名普通的邊防戰士。
                                          可以告慰這些英靈的是,當年的荒漠戈壁現已成為樓房林立,綠樹成蔭,設施齊全的現代化航天城。說起沙漠,人們想到的是干旱與荒涼,但當人們走過茫茫戈壁來到航天城,一種莊嚴恬靜,優雅秀麗的文明氣息撲面而來。走進航天城,首先映入眼簾的便是微波蕩漾、野鳥戲鳴的湖水。這人造的湖光水色是令航天人驕傲的景致,是官兵們手挖肩扛,日夜奮戰,從1960年4月開始,用30個月的時間建成的東風水庫,后來加固改建,造就了如今的秀美景色,現已成為人們休閑娛樂的好去處。航天城內巍峨壯觀的發射塔,綠樹成蔭、整潔寬敞的“長安街”和街心亭亭玉立的雕塑“銀河之光”勾勒出了航天城的風姿。藍白相間的發射塔高達93米,它74米高的巨大吊頂式大門足以讓58米高的船箭組合體進出自如,堪稱“亞洲第一大門”。“銀河之光”是航天城歷史的濃縮,是航天人精神的象征:四周以鐵鏈相連的銀色球體,象征著東風人在航天史上創下的“八個第一”的輝煌業績和“艱苦創業,無私奉獻,科學求實,開拓進取”的東風精神;雕塑的中央,恰似一雙科技之手捧舉著衛星送往太空,昭示著航天城更加輝煌的未來。
                                          基地建成以來的40多年是艱苦創業的歷史,也是我國航天事業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弱到強,不斷發展的輝煌的歷史。一條條“火龍”從這里騰空而起,從依靠別國支援到承攬別國發射業務,它為我國航天事業所做出的杰出成就蜚聲世界,譽滿神州。中心創造的不同凡響的“十個第一”,更是航天人的驕傲。
                                          1960年9月10日,首次用國產燃料成功發射了近程彈道導彈,揭開了中國導彈試驗史的第一頁;1960年11月5日,成功發射了我國**造的第一發地地導彈;1966年10月27日,成功進行了首次導彈核武器試驗。在本土上進行“兩彈結合”式的導彈核武器試驗,這在世界上還是第一次;1970年4月24日,成功發射了我國第一顆“東方紅”人造地球衛星;1975年11月26日,成功發射了我國第一顆可回收衛星;1980年5月18日,首次成功發射遠程運載火箭;1981年9月,首次用一枚火箭成功發射了3顆科學試驗衛星;1987年8月,用長征二號運載火箭發射衛星,首次為國外公司提供搭載服務;1999年11月20日,中國第一艘“神舟”號試驗飛船在這里發射成功;2003年10月15日,我國第一艘載人飛船在這里發射成功。迄今為止,這里已成功發射30多顆衛星,五艘“神舟”號飛船,進行了1000多次其它各類火箭發射試驗。不久的將來,中國自己的空間實驗室、空間站也將在這里發射。
                                          酒泉衛星發射中心,這顆鑲嵌在絲綢之路上的璀璨明珠,為中華兒女筑起了通向宇宙的“天梯”,煉就了沖刺九霄的“神箭”,鑄造了遨游太空的“神舟”,它必將為祖國的航天事業再造輝煌!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国产精品久久久久久亚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