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今日阿拉善 > 阿拉善傳說

                                          六世達賴喇嘛的故事

                                             三百年來,阿拉善富饒安康,相傳離不開一位圣者的保佑。這就是六世達賴,被阿拉善地區的民眾尊稱為“德丁葛根”,即來自雪域高原的上尊師苫猶如藍天里繁星閃耀,草原上流傳著許多六世達賴的故事。
                                           
                                          話說大清康熙四十六年(1707),西藏政局風云激變,因內部沖突,年僅二十四歲的六世達賴喇嘛被送往北京城。當隊伍輾轉來到青海的貢嘎諾爾這個地方,他在信徒的幫助下趁機逃脫。此后他隱匿身份,周游印度、尼泊爾以及康藏青蒙地區弘揚佛法,傳經布道。
                                           
                                          有一天,六世達賴喇嘛途徑西藏拉薩附近一個叫喇哈嘛的圣湖時,歇息在湖邊。面臨波浪翻涌的湖水,想到自己十四歲被藏王選定為轉世靈童,從藏南迎至拉薩,剃發受戒,得法名羅桑仁欽倉央嘉措,又在布達拉宮舉行了隆重盛大的坐床典禮,成為至尊的黃教領袖。誰知命運坎坷,屢遭不測,而今卻有家難回,只得四處云游。他禁不住思緒起伏,感慨萬分。
                                           
                                          突然,湖水潔如鏡面,顯示出一塊山色秀美,原野遼闊,福氣繚繞的地方,冥冥之中似乎有天神告訴他,東北方有一個六字真經起頭的帶“阿”字的地方,可做為福田,去傳播佛法。于是六世達賴喇嘛按照神的顯示,帶著自己的十二個門徒經西寧直奔阿拉善。
                                           
                                          話分兩頭表?滴跷迨迥(1716),阿拉善旗的廂根達來巴格,有一位名叫班子爾扎布的臺吉。這天,當地一個佛道高深的土爾扈特喇嘛匆匆趕來,鄭重地告訴他說:“這幾天,將有西方的一位上師駕臨你家,絕非等閑之輩,要全力款待,虔誠祈禱,切記!切記!”班子爾扎布全家動員,盡心備辦。果然沒幾天,一位風采超俗,舉止不凡,氣度折人的上師來訪。班子爾扎布以大禮迎接,敬讓高座,準備了豐盛的飲食茶水,虔誠地供奉,沒有絲毫的懈怠。當晚,六世達賴喇嘛就歇息在此。
                                           
                                          夜晚,臺吉家的女仆走出帳外拿柴火,忽然發現兩個大帳之間著火了。烈焰騰升,火光沖天,女仆來回亂跑,大喊尖叫:“著火嘍!著火嘍!”臺吉家的人都聞聲跑出來,面對大火束手無策。六世達賴喇嘛隨著趕出帳幕來查看,只見他伸手從大火中揀出一塊紅色的披單,隨手纏到腰上說:“是我的披單遺落在這里了。”那熊熊的火光也像瞬問閃過的虹霓一樣消失得無影無蹤了。第二天天亮時,仔細查看,沒有一點火燒的痕跡。大家暗暗稱奇。
                                           
                                          班子爾扎布臺吉的兒子剛兩歲,逢人就又哭又鬧,可是見到六世達賴喇嘛不僅不哭鬧,而且極其親近乖巧,坐在上師的懷中不愿離開,像似曾相識似的。六世達賴喇嘛十分高興,疼愛有加。不料小兒卻在他的懷中撒了一泡尿,弄得眾人誠惶誠恐。六世達賴喇嘛卻慈愛地說;“這是極好的兆端呀!我與此兒有緣啊!”隨后六世達賴喇嘛收這個孩子為弟子,起名為阿旺倫珠達吉,又名阿旺多爾吉。此人后來成為六世達賴喇嘛在阿拉善的第一大弟子,熟讀藏文,精通佛學,造詣高深。這是后話,暫不多說。
                                           
                                          班子爾扎布臺吉家附近,有位叫沙爾扎的章京,對六世達賴喇嘛頂禮膜拜,深信不已,請他到家中做客。六世達賴喇嘛將自己的騎乘,一匹馬放在章京的馬群里,讓馬夫伺放。那個馬夫卻偷偷把六世達賴喇嘛的馬備上鞍韉,騎著去尋找野地里跑丟的馬。剛行幾步,天空中突然飛來兩只巨大的烏鴉,飛上飛下利嘴猛啄馬夫,左右盤旋雙翅狠擊馬夫,嚇得馬夫丟魂落魄,急忙滾下馬背,卸了鞍韉,又捧了一把土撒到馬背上,好生撫慰了一番,恭恭敬敬地送回了馬群。
                                           
                                          六世達賴喇嘛和章京正在家中喝茶,看見馬夫回來就問道:“章京家里有好馬三百匹,難道就沒有一匹可供你騎的?你為什么還偷偷地騎我的坐騎?”
                                          “老天爺啊!我怎敢騎您老的馬呢?這一定是什么人在您老面前胡言亂語,欺騙您呢!”馬夫發誓賭咒不肯認賬。
                                          “你休得撒謊!”六世達賴喇嘛微微一笑,繼續說道:“你偷騎我的坐騎走到河邊的時候,我的兩個護法神變化成兩只烏鴉,在你的左肩上撲一下,又在你的右肩上撲一下,我在這里看得清清楚楚。只因對你這個小小的生靈,大發了慈悲之心,這才囑咐我的護法神不要傷害于你,如果不是這樣,你怎么能逃脫掉呢?”一聽這話,馬夫愧疚地痛哭流涕,合掌頂禮說:“上師啊!您老人家果然法力無邊,通曉一切!多虧承蒙您老保佑護救我這個小人,您老實在是恩德無量啊!小人我深深地懺悔自己的罪孽。’’馬夫說罷跪拜叩首,五體投地。章京和家里的人談論到此事,更加對六世達賴喇嘛崇敬和信奉。
                                          第二天,章京去拜見阿拉善旗的阿寶王爺,把自己所見所聞的六世達賴喇嘛的神事奇跡,一一講給王爺聽。王爺大為贊賞,立即委派章京等幾名德高望重的重臣,牽著自己心愛的坐騎,一匹毛色如玉的上好寶馬,去請六世達賴喇嘛務必駕臨王府。
                                          阿寶王爺率領大小官員和眾信徒舉行了隆重的迎接儀式,向六世達賴喇嘛敬獻哈達,頂禮叩拜,接受摩頂。然后恭請六世達賴喇嘛,到王府正殿的至高至尊的正座上就坐。王爺用名貴香茶,美味佳肴款待尊貴的客人。王爺對六世達賴喇嘛一見如故,無比歡欣和崇信,又將自己的白玉寶馬贈送給了六世達賴喇嘛。
                                          王爺對六世達賴喇嘛說:“在我和夫人道格欣公主的這塊封地上,我們要請您擔任我們全體百姓的上師,今生今世永不離開!更要請您保佑我的兒子健康長壽。”六世達賴喇嘛早已知道,阿拉善王爺這片領地上的一切眾生,無論僧俗貴賤,全是自己已經心許的佛緣所在,于是答應王爺道:“我既然決定要居住在這個地方,自然要做你們的法師,為你們的一切民眾謀今生后世的利益,特別是保佑你家公子,那更是責無旁貸了。”阿寶王爺大喜,請六世達賴喇嘛到早已搭好的一所精美寬敞的帳房內休息。各種鋪設完備周到,無不潔凈雅致。
                                          可是,那位王爺的夫人道格欣公主卻不把六世達賴喇嘛放在眼里,不怎么相信這個游僧有多大本事,她從小就在京城的皇宮里長大,什么樣的能人沒見過?
                                          一天早晨,六世達賴喇嘛正在帳中坐禪誦經,道格欣公主帶著眾多隨從突然光臨,毫不客氣地坐在壘了七層的錦緞墊褥上,盛氣凌人地說:“大喇嘛,我瞧您來了,大伙兒都說你大喇嘛有兩下子,不得了?墒俏也荒馨堰@些話當成金科玉律呀!如果你能當著我的面顯示神通法術,讓我瞧一瞧,我發誓永遠做您忠誠的施主;如果你要是露不出什么真本事來,那就請便吧!帳前的這條大道上像你一樣的行腳僧,老老少少,一天到晚不知道有多少,有什么稀罕的!”說罷,點著長長的煙袋,吧唧吧唧地抽起來,等著瞧熱鬧。
                                          六世達賴喇嘛卻不理不睬,緊閉雙目,默默誦經。這時,正好一個僧人給六世達賴喇嘛獻茶,只見他接過瓷茶杯,如同揉捏稀泥一般,把瓷杯弄成面團似的,雙手左右一扯,拉成約一尺的長條,搓成一個雞蛋大小的圓球,“嗖”的一扔,從帳篷的天窗飛上高空,回來后又落人六世達賴喇嘛的掌中,大家仔細看來仍然是原先的那只瓷茶杯,完完整整,清茶不溢。眾人全都驚呆了。
                                          道格欣公主慌忙不及從坐墊上爬下來,雙膝跪地叩頭,懊悔地流下眼淚。此后,道格欣公主盡心竭力誠心誠意的,為六世達賴喇嘛準備了凡是高僧大德所應配備的一切用品,成為阿拉善大地無人能比的大施主。
                                          從此,六世達賴喇嘛便以阿拉善地區為根據地,廣收僧徒,弘揚佛法,曾先后到過北京、五臺山、外蒙古喀什喀等地,名聲遠播。
                                          乾隆十一年(1746),六世達賴喇嘛在阿拉善旗騰格里沙漠門吉林寺(承慶寺)的所在地,霍特布日林高勒圓寂,享年六十四歲。其法體被供養在朝克圖庫熱廟,即昭華寺。
                                          乾隆二十一年(1756),六世達賴喇嘛的大弟子阿旺倫珠達吉主持修建了賀蘭山南寺,取名“潘代嘉措林”(利樂海寺),并將六世達賴喇嘛即羅桑仁欽倉央嘉措的肉身法體,從朝克圖庫熱廟遷移在此,以鍍金寶塔供奉,讓眾徒瞻仰。四年后,即1 760年,清朝皇帝御賜“廣宗寺”牌匾。六世達賴喇嘛生前的夙愿終手得。以實現。


                                          打印本頁        關閉本頁    
                                          国产精品久久久久久亚洲